咩桑_球一样的我

「5cm」

もちゃん:

哈哈哈哈哈哈哈:



KT。




 








 




「5cm」




 




1996.




“不是吧——”




长濑叼着午餐炸猪扒盖饭套餐送的酸奶,对堂本光一难得的情感剖白表示震惊。




 




1997.




“你,堂本光一,跟堂本刚打架?”




“……算是吧。”




长濑拿下嘴边的吸管,弯腰凑过来:“谁赢了?——不用说。肯定是你,所以才会被堵门。”




 




1998.




“别幸灾乐祸,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”




他需要求助,想来想去还是找了长濑,却也不知道怎么说明问题。




“我不明白。我跟他在一起和以前好像没什么不同,有时候我觉得以前的他好像还比较快乐。”




长濑静静地听他说,也不出声,酸奶盒子好好地捏在手里。




 




1999.




堂本光一打开了自己的可乐。




“可,嗯……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好像被他很认真地喜欢着,”气泡涌进他的胸口,虚虚地涨了起来,又渐渐破灭,“他也说他喜欢我。”




 




2000.




他有点茫然地用指尖使劲摁着眉心。




应该……还是被爱着的吧。




 




2001.




长濑把酸奶盒子往远处的垃圾桶一扔。




“那你为什么答应分手?”




 




2002.




“谁想答应!”说起这事堂本光一就火大,“他哭了,然后就走了,我都没来得及说什么。”




“你不想分手为什么不说?”




“他又不理我,约他出门也不愿意。”




“可你每天都还有爱心早餐啊——除了今天。”




“也不一定有,不过我们在家的话还是会一起吃饭……”




 




2003.




“诶?”堂本光一突然反应过来,“你怎么知道我有爱心早餐?”




“你有什么风吹草动哪里瞒得过我们,不然你以为之前变着法子给你介绍对象的女老师为什么消停了。”




“那些事情……”不重要,但他忽然觉得有些说不清的高兴,“所以大家都知道我和tsuyoshi……?”




 




2004.




“都知道啊。”




他压着嘴角又闷掉了一口碳酸气泡:“看不出来西川这么大嘴巴。”




“和西川有什么关系,每天提着tsuyoshi的便当盒和保温瓶进校门,你还以为自己很低调啊?”




 




2005.




正午的大太阳。




堂本光一放弃了办公室的空调,跟着长濑去了学校的室内体育馆。




校篮球队的学生还在训练,一队白白净净的大高个。




 




2006.




“现在的小孩子真幸福,还能在空调房里训练,以前找个场地都不容易,一不小心球就飞到别人家的院子里,”他感慨,“一个夏天过去,身上都能晒出个背心印。”




长濑跟底下的篮球队长打了个招呼,拿着瓶水和他一起坐在二楼的观众席上。




“别管这些小孩子了,你先想想回去怎么办吧。”




 




2007.




回去……也还是那样吧。




原本他就没什么自信。




堂本刚近一个月以来的态度更让他没了底气。




 




2008.




“其实我觉得……tsuyoshi没那么喜欢我,”他颓废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感觉不过瘾,干脆双手齐上使劲儿撸了一把,“他就是把我当作很好的朋友吧,只是大家都过度解读了。”




长濑失笑:“你之前那么不喜欢把tsuyoshi当做你的‘朋友’,现在又觉得tsuyoshi把你当好朋友啦?”




堂本光一有点脸红,又无奈地承认了这么多年来幼稚的自我欺骗:“不是恋人就是朋友,你也知道所谓‘朋友以上恋人以下’就只是朋友而已吧。”




 




2009.




长濑看着他,表情挣扎了好一阵。




“是tsuyoshi自己承认的。”




 




2010.




“因为在tsuyoshi家吃饭,都是熟人,刚好都多喝了一点,反正你不在,我们就起哄问了……嗯,没想到他承认得那么爽快,”长濑双手交叠在脑后盯着体育馆的天花板,“更没想到他打算走。”




 




2011.




“现在过了时限,你知道了也无所谓,”长濑静静地看了他一眼,语气突然多了几分歉意,“一个秘密换一个保密,我们非要知道这个,就要替他保密辞职的事……对不起。”




他苦笑摆摆手:“有什么的……他现在还不是想要走。不是你们的问题,是我自己的。”




 




2012.




“只是为什么要走呢?”




像是要和他一刀两断那样。




 




2013.




“听起来不太妙,”长濑神情严肃,“tsuyoshi最近身体怎么样?”




他赶紧否认:“没有的事,你以为拍肥皂剧吗——过得好好的。”




但又想起深夜的某通不明电话。




 




2014.




眼看着又快到了上课的时间,两人不得不从体育馆出来。




长濑问他:“所以呢,那个门怎么办?”




 




2015.




他发了短信。




昨晚对不起。今晚再商量一次,请不要封门。




 




2016.




已经是调整过的说法。




他还写了“不准堵门”、“不准封门”、“未经同意不可随意改造他人房屋”……




又全部删掉。




连用什么语气跟堂本刚说话都不知道了。




 




2017.




堂本光一叹气。




长濑也在旁边也跟着叹了口气:“……谁会想到你们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


 




2018.




远处的学生推着长梯,准备着几天后的运动会。操场的围墙颜色刷成了浅黄色。




“……我跟他,”他又想起刷墙那个晚上,“以前是什么样的?”




“以前?干嘛又问这种问题……相亲相爱啊,就这样。”




 




2019.




堂本光一抱怨:“能不能具体点?你好歹做了我们两个那么多年的好朋友。”




“就是相亲相爱啊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


“你不是吧……太一老师都说过我和tsuyoshi牵手的方式很奇怪,你就没有发现这种细节吗?”




“那种事情谁会注意到啊——再说本身两个男人牵手就很奇怪啊!”




 




2020.




“是在台上,演出结束的时候拉手谢幕了。”




“那很正常啊。我就不明白了,老问这些有什么用,还不如直接去问tsuyoshi到底对你哪里不满意。”




“我问了啊!他就是说我很小心,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,我本来还算明白的,现在是完全糊涂了——你有交过这样的女朋友吗?”




 




2021.




“就算有也没有参考价值啊!”长濑哈哈大笑,“跟你做恋爱相谈这么麻烦,tsuyoshi怎么忍的你?”




tsuyoshi哪像你这么没耐心,他想。




可是,他又想,堂本刚现在就是不想忍他才提的分手。




 




2022.




长濑说的没错。




堂本刚的耐心就是被他这么耗尽的。




 




2023.




“你也……不用这么没信心嘛,我认识的光一可不是这么胆小的人,”长濑想了想,又补充,“tsuyoshi也不像会扔下你不管的人。”




他勉强打起了一点精神:“是吗?”




长濑点头:“不然我们也不会老拿夫妻梗开你们玩笑嘛……”




 




2024.




“说起来其实也是很普通的事,但是吧,”长濑笑得不怀好意,“tsuyoshi的样子真的有点像是你的妻子一样,从头到脚在操心你的穿着。一边数落你毛衣外套穿到起球也不知道打理,一边拿着小刀给你清理线头、给你打发胶、又是卷袖子又是整理领子的,当着我们一群大男人的面在给你系扣子……”




 




2025.




他听着,嘴角也忍不住得意地翘起来。




仿佛还能看到堂本刚的发旋一样。




长濑也觉得好笑:“……明明是你要准备去联谊,他都不参加。”




 




2026.




堂本光一停住脚步:“……我怎么觉得你又补了我一刀。”




长濑往前走了两步,又倒回来拍了拍他的背:“今晚我替你值班吧,你回去再和tsuyoshi聊聊。”




他没有反应。




太阳晃得他眼睛疼,喉咙疼,心也疼。




 




2027.




“你说他是不是从来不期待我给他回应?”




 




2028.




不擅长恋爱的异性恋同事。




肉眼可见的无趣和平凡。




或许真的因为当年的见义勇为对他有了好感,又或许因为他长得还算好看所以喜欢。




或许曾经想要接近,又被他的冷处理拒之门外。




可以给他当恋爱军师,给他当形象顾问。




却不适合恋爱。




 




2029.




怪不得连对他说句喜欢都嫌麻烦。




 




2030.




“我不明白。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



堂本光一用力摇了好几下头,垂头丧气地继续往前走:“我看还是每天吃茄子比较容易。值班就拜托你了。”




长濑在后面大喊:“你不是最讨厌吃那个了吗?”




 




2031.




下班以后他真的去买了一把茄子。




然后气呼呼地放在新砌起来的矮墙上。




 




2032.




堂本刚还在院子里清理着杂物。




想起昨晚的不欢而散,他又没了气势,拔高了音调干巴巴地问:“吃、吃饭了吗?”




 




2033.




“……我买了菜。”




他提起那袋茄子。




堂本刚看他一眼,又转过身子继续手上的活。




“不饿。”




 




2034.




“有那么急着走吗?墙都给砌回来了。”




“是急着出租吗,还是要卖掉?”




“你是不是欠了高利贷啊tsuyoshi?”




“我让你打回来行不行?随便你打,我绝对不还手!”




 




2035.




他没话找话。




堂本刚潇洒地扔给他一个背影,回了屋。




几个大箱子耀武扬威地堆在院子里。




 




2036.




他赶回自家客厅。




更过分了。




那盆植物搬开了,但是堂本刚拿报纸把门糊了起来。




 




2037.




堂本光一一下就破开了那层纸。




房间那边的堂本刚被他吓了一跳。




见他把报纸扯烂了,无语地扫了他一眼又不管他了。




 




2038.




“你给我下来。”




他把正要上楼梯的堂本刚扯下来。




对方不耐烦地把被他扯下来的衣领拉回去:“松手。又想打架是吗?”




 




2039.




“你要做到这一步吗?”他使劲地握着堂本刚的手臂,“那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!”




“正巧,过几天我也快生日了,”堂本刚冷冷地说,“你送我个门把它封起来吧。”




 




2040.



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!做的时候什么都不说,每次都甩个结果给我!我是迟钝又不是真傻瓜,你别耍人!”




他气得直发抖,堂本刚反而笑了,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问他:“我耍你了吗?别扯远了,房子开个口我怎么卖?”




“那就别卖。”




“不行,我缺钱。”




“那就借我的。”




“我卖了房子就有钱了为什么要借你的?”




堂本光一深吸了一口气,试图冷静下来:“你为什么缺钱?”




可堂本刚就是不想跟他好好说话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


 




2041.




“缺钱跟我说。一下子要那么大笔钱是打算回老家盖房子还是创业?”




他盯着堂本刚的眼睛。




哪怕对方还皱着眉头,他也不退缩。




 




2042.




可堂本刚还是不想和他说话。




只是抬起被他握住的手臂,用空着的另一手去扒他的手指。




 




2043.




他主动松了手。




堂本刚背过身上了二楼,他跟上去。




 




2044.




他不过上个班,这个家就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。




又一次变得空荡荡的二楼。




 




2045.




仿佛被迫清空回忆一样,堂本刚突然就把所有一切都打包了,留给他一个空壳。




像从前,前一天说不住宿舍了,后一天等他上完课匆匆赶回来,另一张床铺已经空掉了。




 




2046.




从来不等他。




等他反应过来,连追都追不了,只能留在原地收拾残局。




 




2047.




“你一定要走?”




他站在卧室门口问。




“嗯。”




“房子一定要卖?”




“嗯。”




堂本刚打开衣柜,盯着柜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件外套呆了一会,又关上了柜门。




 




2048.




“那留给我吧,”他靠在门框上,看着自己软硬不吃的前男友,“卖给我,就当做是你的生日礼物,行不行?”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待续


辛い。。。